小室哲哉音樂對論 Vol.3

小室哲哉+YOSHIKI



譯者註:書中的對談是只有節目播出部分的節錄,下面的翻譯則是TK MUSIC CLAMP的全文翻譯。


翻譯:YXL

Tkmc non edit talk:小室哲哉★YOSHIKI

小室:嗯,恭賀新禧。這可是第一次說「晚安」以外的開場白哩。大家新年快樂,我是小室哲哉。今年也請各位多多指教。開春第一炮的來賓,跟去年節目開播以來一樣,也是不會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人選。啊,我好像又說的太多了,不過如果不說話的話,也挺頭大的。這次請到了與華麗的新年很相稱的來賓,YOSHIKI,謝啦。
YOSHIKI:謝了,怎麼一開口就是「謝啦」?

小室:一開口就說「謝啦」,好像有點那個。已經沒有可以說的話了嗎?
YOSHIKI:節目要結束了嗎?

小室:謝謝,還沒啦。
YOSHIKI:還沒啊。

小室:嗯,自從洛杉磯以來還沒見過面哩。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這是怎麼回事,大概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吧。所以接下來,我就稍微做一下訪問吧。
YOSHIKI:好啊。

小室:雖然你可能不太想聊這個也說不定。
YOSHIKI:不會不會。

小室:嗯,我們兩個曾經組過V2,一定有人不知道吧。
YOSHIKI:咦,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嗎?

小室:不知怎地,那個計劃給人有某種瞬間最大陣風般的感覺。如果知道的人是很知道。所以一定也有會說「咦?那是啥?」的人。所以,有「那個V2到底是變成了什麼樣的東西呢?」這樣的感覺。從以前開始,就一直有人問「為什麼會組V2?」或是「有人做過那樣的事啊?」,現在還是有人不知道原因吧。如果是跟YOSHIKI合作的話,為什麼會做這種東西呢?如果不知道一開始的接點,大概就沒辦法知道為什麼跟我這樣的人會做出這樣的東西來吧。一般人大都會覺得,我們兩個給人的印象不太一樣不是嗎?
YOSHIKI:是這樣的啊?

小室:因為X給人的印象,或YOSHIKI給人的印象之故吧。
YOSHIKI:但是,就像我以前講的,我一直都很尊敬小室君啊。

小室:即使被單刀直入的這樣講……。不過,說起來,感覺上是有許多共通點不是嗎?
YOSHIKI:有吧?

小室:雖然說是有。……不過很難用言語描述。
YOSHIKI:不會講?

小室:不會講,真的很不會講話。我這個毛病,雖然大家不一定知道,不過只要與人來往,就會發現有一些話不能講,或是要講的恰當很困難的感覺。特別是在公開場合,或是像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不知道聽的人是誰的時候。其實我很不好意思。到底為什麼不好意思,其實我也不知道。真是麻煩。你也稍微問我一些問題吧,隨便什麼都好。
YOSHIKI:問問題?

小室:沒有想問的事情嗎?不是老是問我問題嗎?
YOSHIKI:之前全都問了啊。在洛杉磯。

小室:這樣啊。
YOSHIKI:這樣啊。

小室:洛杉磯,那是多久以前啊?
YOSHIKI:現在是一月吧?

小室:是啊。
YOSHIKI:所以說,大概是兩個月以前吧。

小室:那時是講到幾點啊?講了五六個小時,最後幾乎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狀況了。
YOSHIKI:嗯,是啊。

小室:YOSHIKI有時也很會講呢。
YOSHIKI:我有講嗎?那之前。

小室:有講啊!
YOSHIKI:這樣嗎?

小室:真的。
YOSHIKI:真的?

小室:雖然只有你一個人在喝酒。
YOSHIKI:最近你都沒喝嗎?

小室:我啊,最近因為是新年的緣故,要喝酒的場合也很多啊。所以是有在喝啦。除夕也得喝吧,或是新年的時候。
YOSHIKI:嗯。

小室:怎麼?
YOSHIKI:咦?

小室:新年。一月一日會在東京嗎?還是在哪?
YOSHIKI:不知道。

小室:不知道?
YOSHIKI:會被跟蹤吧。

小室:沒關係吧。
YOSHIKI:沒關係嗎?

小室:當然。
YOSHIKI:不過,不是會去喝嗎?如果被人叫了去喝酒吧,就會跑去喝。……不知道,在說什麼啊?

小室:因為是慣例了吧。
YOSHIKI:三年左右?

小室:三四年了的樣子。
YOSHIKI:除夕一起過。

小室:從除夕到元旦在一起。還有,YOSHIKI的生日連續兩年我都在場哩。
YOSHIKI:說到這個嘛,從前的聖誕節也是。

小室:請與女性一起度過吧。
YOSHIKI:嗯。

小室:兩年了。
YOSHIKI:嗯。

小室:雖然有這樣的事。
YOSHIKI:那今年就。

小室:雖然說今年,不過今年也一定不是這樣不是嗎?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『HEY!HEY!HEY!』的時候,濱田和松本問了些什麼?
YOSHIKI:問了什麼?到底問了什麼呢?

小室:還有『MUSIC STATION』之類的不是嗎?YOSHIKI沒講話?
YOSHIKI:咦?我有講啊。

小室:有講話?
YOSHIKI:嗯,大概有講吧。

小室:被問「最近在做什麼?」之類?
YOSHIKI:對啊對啊。

小室:也有去『ゆゆシパ』吧?
YOSHIKI:嗯,去過兩三次吧。

小室:跟塔摩利聊了些什麼?
YOSHIKI:聊了些什麼呢?那個啊?問我怎麼沒被小室拉去之類吧?

小室:…啊,這樣啊。這是很久以前的吧,嗯,不對,我啊…。
YOSHIKI:那個嘛?就是那個時候的事嘛。

小室:嗯,對對。啊,從那時之後就沒上那個節目嗎?
YOSHIKI:也不是,去年大概也有去吧。

小室:所以說啦。我就在想你到底跟大家聊了些什麼。大概也就是那些吧?X的各種事件之類的。「弄壞什麼東西」之類的,或是又有什麼傳說等等。
YOSHIKI:沒啦沒啦。

小室:最近也比較安分了是吧。
YOSHIKI:已經改很多了。

小室:改很多?
YOSHIKI:請這樣想吧。

小室:也沒這麼激烈了。
YOSHIKI:是啊。而且,最近也沒有喝的這麼多了,日本酒也是。

小室:剪短頭髮之後,最近也有被問到說「為什麼」吧?
YOSHIKI:啊,是有被問啊。

小室:我也想問哩。
YOSHIKI:嗯,沒什麼啊。

小室:這麼沒有原因嗎?
YOSHIKI:嗯,只剪個頭髮也可以引起這麼大的騷動也不錯啊。

小室:嗯,因為是男的。普通人的話,「啊,頭髮剪掉了」,因為本來就是短的,所以給人的印象也沒什麼大改變。
YOSHIKI:這樣嗎?

小室:嗯,是啊。
YOSHIKI:大家都叫我「不要剪,不要剪」,不過大家都要剪就剪了啊。

小室:是啊。那怎麼了嗎?要重新整理頭髮?
YOSHIKI:啊。

小室:已經沒關係了啊。
YOSHIKI:不行嗎?

小室:咦?
YOSHIKI:一直被人家摸說。
小室:頭髮剪短了。啊,從前不是有YOSHIKI娃娃之類的東西?
YOSHIKI:是啊是啊。

小室:那個也一起剪頭髮?
YOSHIKI:那個怎麼辦啊?下次請他們做短頭髮的版本好了。

小室:果然。
YOSHIKI:這樣嗎?

小室:這麼多來賓中,半途這樣叫美髮師進來,還是第一次。無論說什麼,果然還是很像YOSHIKI的作風,在這一點上。
YOSHIKI:不不,沒這回事。

小室:果然我還是做不來這種事。雖然很想多叫一些人來。
YOSHIKI:今天來了多少人?

小室:還是來了很多人啊。
YOSHIKI:不過,我最近想收斂一點。雖然說,還是會到電視台去。即使只是上節目或上雜誌,還是會讓很多人很高興。

小室:咦?只是上節目?
YOSHIKI:普通的時候跑去,會被問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。

小室:今天也變成話題了。只不過是誰問了工作人員一句「有沒有延長線?」,我們就變成話題了。
YOSHIKI:咦?真的嗎?

小室:「要找延長線,那現在人是到哪裡去了?」那樣的感覺,或「現在開始吹頭髮了嗎?還是吹好了?」之類。「接下來要吃什麼?」等等。
YOSHIKI:咦?這樣嗎?

小室:這樣就能造成話題也很好啊。今天的時間也剛剛好。
YOSHIKI:我照時間來了不是嗎?

小室:了不起。幾時變的這麼守時了?
YOSHIKI:雖然『MUSIC STATION』的時候遲到了三個鐘頭。

小室:不過,正式上場的時候在吧?
YOSHIKI:正式的時候在。

小室:之前,正式的時候,都開始了才來說。
YOSHIKI:有幾次吧。

小室:V2的時候,有一次覺得很寂寞哩。
YOSHIKI:咦?騙人?真的?

小室:V2兩個人,卻只有我一個在預演,還有那個叫理查的…。
YOSHIKI:理查今天有來喔。大概在後台睡覺吧。

小室:那次,該怎麼說呢。我跟音效組的一起,然後攝影預演。
YOSHIKI:啊,真的?

小室:理查代替YOSHIKI打鼓,跟我一起。
YOSHIKI:不過,小室君通常都有在場呢。

小室:嗯∼。關於這一點,YOSHIKI教了我不少事情。
YOSHIKI:沒啦沒啦。我不是因為不想去而不去,而是早上起不來。

小室:不是因為跑去喝酒?
YOSHIKI:不是不是。像昨天,我排練到早上十點。

小室:排練?
YOSHIKI:是啊,東京巨蛋的。

小室:演唱會?
YOSHIKI:是啊,所以,那之後才回家。

小室:那也夠晚的了。有點太過頭了。請不要老是練習到早上十點啊。即使從前是龐克團。這種事太離譜了。真的,從你身上學到的,並不是遲到的事情,怎麼說呢?要好好把握時間。
YOSHIKI:這,我也有儘量啊。

小室:即使是電視台或是什麼,都有各自的行程表不是嗎?不論說是,固定的行程表,或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排出的順序。為了節目能順利播出,所以大家都會配合,如果要人配合自己的行程,就會被認為「啊,原來也有這樣的人啊」。
YOSHIKI:啊,這樣嗎?不過,想把我幹掉的人不是很多嗎?也有想殺死我的,或者正在嘲笑我的人吧。

小室:在那樣的狀態,我只覺得「嗚呼」。就是因為這樣,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吧,那陣子,我也變得相當任性。
YOSHIKI:這麼說來,又是,說我不該這樣?

小室:沒這回事。
YOSHIKI:沒這回事嗎?

小室:絕對沒有。不過,但是,最近不是變得很進入狀況了嗎?這麼說來的話。
YOSHIKI:沒啦,沒這回事。不過,現在因為日本和美國的工作是一起進行的,就這點來說的話。

小室:不做不行的事就去做。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現在,暫時回到真實的時間一下,演唱會還沒開始吧?
YOSHIKI:還沒,下星期才開始。

小室:這樣的話,接下來也會有各式各樣的,可稱為事件的連續劇要準備上演了。
YOSHIKI:我是希望不要發生任何狀況。

小室:我跟你剛認識的時候,那次是最嚴重的。
YOSHIKI:一直出事。

小室:不過,現在也還是一樣,發生各種事情。如果會發生的話就是會發生啦。
YOSHIKI:哎,也是啦,不過,這是小室君說的,接下來我就忍耐一個星期吧。

小室:只一個星期?
YOSHIKI:事件。譬如說,雜誌之類。

小室:啊,是啊,對對。現在,大家都漸漸地,一般人也是,都不會記恨……會記恨的人也有就是了。倒是,每天按照自己的步調生活的人,越來越多了。最近我也是,不過,託你的福,變的比較安份了,跟以前比起來。除夕的話……啊,對了。除夕不能來嗎?除夕很忙嗎?
YOSHIKI:前年不也是一起?

小室:前年是什麼事情?
YOSHIKI:之前的除夕。

小室:YOSHIKI很忙的時候啊。那時是在一起。
YOSHIKI:是啊是啊,就是把那個(香檳)灑在舞台上那次。

小室:是啊。
YOSHIKI:是啊。我很喜歡香檳。現在都只喝香檳了。

小室:有用香檳洗澡嗎?
YOSHIKI:沒有,沒到那種程度啦。

小室:沒啊,不過好像快要有這樣的傳聞了。
YOSHIKI:不過買了很多。

小室:買了啥?凱魯格?
YOSHIKI:克魯格。KRUG。

小室:KRUG啊。
YOSHIKI:我喜歡這個牌子。

小室:的確,如果講出來的話我有印象。日本好像沒賣。
YOSHIKI:所以,我回來以後,一直在找。

小室:不是沒有嗎?
YOSHIKI:這個嘛,進口的什麼店好像有的樣子。如果有帶一點回來就好了。

小室:所以說,是那樣的東西啊?這樣說的話,比起唐伯利儂或克里斯多,還是好喝的多吧。
YOSHIKI:嗯,克里斯多還算可以。還有,培利傑也不錯。瓶子上有畫的花紋。

小室:這你最近都沒告訴我。
YOSHIKI:那些啊,跟克魯格比的話,還是。

小室:比較差?
YOSHIKI:嗯。所以,事實上很少把克魯格拿出來。即使有人來。

小室:啊,真的嗎?好浪費。
YOSHIKI:平常的話,大概就拿唐伯利儂出來騙人。

小室:那,我還真是光榮。那天也不過就是想喝罷了。結果聊了一大堆。
YOSHIKI:我嗎?這麼多嗎?

小室:是啊。講了一堆我不得不聽的話。不知怎的,很想寫筆記下來。
YOSHIKI:真的?

小室:講了一些我想把它們記下來的話。你對洛杉磯不是很熟嗎?果然是住了三年了。
YOSHIKI:是很熟啊。

小室:感覺上就是,完全是那裡的居民。雖然我也住在那邊,但是還是有很多想問的事。所以啊,其實,感覺上並不該喝酒。
YOSHIKI:我後半幾乎都記不得了。

小室:記不得嗎?
YOSHIKI:嗯。

小室:這真糟糕啊。事實上是講了很多話呢。
YOSHIKI:真的嗎?

小室:不過啊,都是不能在這裡說的話哩。
YOSHIKI:為什麼?怎麼說?

小室:啊,也不是不能說啦。所以呢,就是談到今後與將來,各種音樂的話題,大多都是這類的話題。所以啊,是大家都還不知道的事,不是嗎?就是這樣。
YOSHIKI:啊,是說我現在正在做的事嗎?

小室:嗯。
YOSHIKI:我不知道說。

小室:不知道啊。在做了不起的事喔。我被嚇到了。真的。
YOSHIKI:真的嗎?

小室:嗯,不過我也還沒聽到啊不是嗎?音樂的話,沒聽過是沒辦法知道的,不過,因為聽你做了很詳細的說明,所以大概可以想像。各式各樣,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吧,一定是。
YOSHIKI:是啊。不過,想像是沒辦法掌握的不是嗎。

小室:嗯,所以說啊,有做那些事,還說了那些話,可見沒醉的很厲害嘛。
YOSHIKI:咦?不過,現在日本是怎樣了?HIP-HOP方面。是節奏更快的東西嗎?

小室:嗯∼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啊,今年,一九九六年,在美國,就是這一陣子,到洛杉磯去的話,登上普通的排行榜的,就是那樣的曲子,有那樣的感覺,我想讓它流行起來。所以說呢,你還沒到街上去嗎?回東京以後。有坐車去看看嗎?新宿,或是澀谷。
YOSHIKI:還沒還沒。

小室:沒去看啊?
YOSHIKI:嗯。

小室:很誇張說。
YOSHIKI:什麼?

小室:怎麼說呢?真的,滿街都是像廣告裡一樣的男孩子和女孩子,我說身上的裝扮。可能可以說,像美國街頭打扮的那樣。在美國可能那是普通的打扮,但是喜歡那種打扮的小孩,現在已經氾濫成災了。不只是東京,日本全國都是。到底為什麼做那樣的打扮跑去唱卡拉ok呢?我有這種感覺。在這種狀況下,今年再不做那種音樂的話,也很不好吧。現在西洋音樂不是很流行?真是誇張。
YOSHIKI:是啊,有種又回到美國的感覺。果然歐洲和美國的狀況,還是完全不同啊。不過在日本的話,大概是完全不會知道這種事吧。總之兩邊都是外國,雖然有輸入洋貨,譬如說洗髮精之類的,也有只有美國才有賣的。結果在日本卻賣的很好。
小室:這樣說起來我倒是很驚訝,知道的或不知道的,還有沒進口的,不是有很多嗎。會這樣,真是令人驚訝啊。不過啊,今年,我的感覺,只是感覺而已,不就是美國的逆襲嗎?有那樣鼕鼕鼕殺過來的感覺。相較之下,英國就沒這種感覺。九六年大概會充斥著那邊的音樂吧?我是有這樣的感覺啦。
YOSHIKI:如果不是的話。


小室:怎麼說呢?TLC已經三次了?最近的事?結果,有人知道嗎?到日本來開演唱會?到底有沒有人知道啊?
YOSHIKI:那團很紅說,在那邊。

小室:已經三次了,都忽然取消?說不定討厭日本,如果是他們的話。
YOSHIKI:為什麼?


小室:說要來日本,三次都取消。那大概是不會來了。雖然很紅。
YOSHIKI:啊,在日本也很紅嗎?

小室:雖然很紅,不過不太想來的樣子。ETERNAL之類也是,雖然可能有來。
YOSHIKI:ETERNAL在美國賣的不好。

小室:啊,不好啊,ETERNAL。
YOSHIKI:因為是英國的排行榜,所以。不過,可能不到賣的不好的程度啦。

小室:那酷力歐呢?
YOSHIKI:酷力歐賣的不錯。因為有做電影配樂,那個賣的很好。

小室:酷力歐之類,如果有來的話說不定會那樣。
YOSHIKI:現在是Trip-hop。

小室:果然。這樣的話,說不定日本的唱片公司根本就沒有好好穿針引線。之前。不論是英國或是哪邊,通通都混在一起。再稍微分清楚一點就更好了。
YOSHIKI:如果住洛杉磯就知道大概了。如果在紐約的話,不就跟倫敦比較近嗎。所以即使說要來,大概也不會到洛杉磯來吧。所以啊,今年開始想搬到紐約去住說。

小室:不過,現在說起來,X不是要開演唱會嗎?沒有人會有「這是誰啊?」的感覺嗎?
YOSHIKI:不會不會,現在都知道吧。

小室: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人哩。這個節目,叫什麼來著?普通人大概沒在看吧,因為是半夜的節目,而且亂七八糟。
YOSHIKI:幾點會播?

小室:如果沒有延遲的話是十二點五十分的時候開始吧。
YOSHIKI:啊,如果因為棒球轉播而延遲的話。

小室:偶爾會到三點才開始。
YOSHIKI:真的嗎?

小室:不是正在球季嗎?真的。最近,如果是排球就不會遲了吧?大家都不給我回答。有時候超過兩點,那個時間也很晚了。真是糟糕。
YOSHIKI:不會不會。卡拉ok小室君,最近還有去嗎?

小室:哪裡?
YOSHIKI:卡拉ok。從前不是常去?

小室:從前是從前啦。
YOSHIKI:嘿嘿,這樣啊。

小室:三四年前了吧。
YOSHIKI:咦?不過,去年……啊,原來如此。

小室:我沒去喔。
YOSHIKI:沒去?現在卡拉ok不是很流行嗎?在日本。

小室:卡拉ok是很流行啊。
YOSHIKI:很流行?

小室:嗯。
YOSHIKI:小室君不唱歌啦。那是誰呢?一直都有在唱的。高見澤嗎?

小室:咦?唱歌?啊,是有唱啦。不過我只有去聽一兩次。誰啊,有去喝嗎?回日本以後。
YOSHIKI:沒,還沒去喝酒,什麼都還沒哩。

小室:啥都沒做?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那就是說,只有預演之類?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今天也是,這個節目我打算打上「錄影已經錄好了」的字幕。
YOSHIKI:就這麼做吧。

小室:你很高興嘛。
YOSHIKI:如果這樣說的話。其實我覺得很煩。

小室: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。那就這樣吧。這樣好嗎?
YOSHIKI:如果是這樣的話,不是怎樣都好嗎?

小室:這個嘛……
YOSHIKI:好像聊不起來的樣子,真的。

小室:到現在為止的來賓,你是最聊不起來的。雖然是覺得應該最有趣的,不過一點也不有趣。
YOSHIKI:啊,真的嗎?

小室:因為有各式各樣的來賓,所以一直都覺得很有壓力。不過今天不是有壓力,而是總覺得有什麼不夠的地方。
YOSHIKI:為何?

小室:有很多原因啊。今年除夕也在東京巨蛋?
YOSHIKI:是啊,三十與三十一。

小室:三十一還有啊,果然。
YOSHIKI:如果順利的話。

小室:如果順利的話。那,還有要上電視節目?一定吧。
YOSHIKI:沒有很多。啊,不過會去嗎?大概會吧。

小室:去的可能性很高吧。我大概也會去吧,今年。所以,那就來velfarre吧。
YOSHIKI:那就去吧。

小室:「那就來velfarre吧」,也就是說,剛好今年也在那邊倒數計時。
YOSHIKI:啊,真的。那麼,想做些什麼呢?所以說啊,如果把這個(香檳)這樣拿出來,到舞台上以後,到底該怎麼辦也不知道了。站在那裡的話,就只會把那個拿來灑了。

小室:是啊,去年的話,YOSHIKI也來了,難得來,結果那邊有三四千人。
YOSHIKI:有這麼多人啊?

小室:有啊。來了一大堆人。大概來了將近四千人,而且啊,不就是想到舞台上去嗎?不過什麼都不能讓他們做,因為啊,無論是什麼都不行啦。剛好有這個(香檳),最大罐的。然後,拿著這個……還是不行,這個啊。
YOSHIKI:如果有樂器的話就好了。

小室:樂器是有啊,不多。
YOSHIKI:那就來演奏啊。無論是鋼琴或鼓或小喇叭。

小室:真的?不過不會在那打鼓吧?
YOSHIKI:不,這個嘛。

小室:這個?大概還是不會這麼簡單的就為我們表演吧。如果是鋼琴的話好嗎。
YOSHIKI:如果是鋼琴的話。

小室:那,今年就來準備。
YOSHIKI:啊,真的?

小室:只是希望你來彈啦,如果這樣的話。
YOSHIKI:這樣啊。

小室:不過怎麼說,沒有什麼的話還是不行吧,以YOSHIKI來說。
YOSHIKI:咦?什麼?

小室:樂譜之類。
YOSHIKI:不不,沒關係沒關係。

小室:真的?
YOSHIKI:彈即興的就可以了。

小室:真的?
YOSHIKI:嗯。

小室:這樣的話也不錯啦。
YOSHIKI:在那種狀況之下的話。

小室:不過你是會確實練習的人吧。
YOSHIKI:即興的話也沒用啊。

小室:那這次,彈巴哈?
YOSHIKI:夠了。

小室:那,我就去準備囉。還有,去年的香檳還是不夠對吧。
YOSHIKI:今年拿克魯格來如何?沒有吧?

小室:這邊的話,到底多少錢一瓶?
YOSHIKI:啊,是沒有這麼貴啦,不過。

小室:不貴嗎?
YOSHIKI:不過我想大概比唐伯利儂貴。

小室:你說大概比唐伯利儂貴,不過唐伯利儂是最貴的說。
YOSHIKI:啊,真的嗎?

小室:這邊是叫做pink吧?那邊普通是叫rose。
YOSHIKI:啊,克魯格的rose是最好的。

小室:rose是最貴的。
YOSHIKI:啊,這樣啊。

小室:說不定一瓶要賣三十萬圓?
YOSHIKI:咦咦|!真的?

小室:不是說,比唐伯利儂的rose還貴嗎?
YOSHIKI:嗯,我想應該比較貴。

小室:這邊的話,每家店定價不一樣,不過有的話,大概要十萬或八萬吧。
YOSHIKI:啊,真的?

小室:普通的話,大概一萬圓也可以買到吧?
YOSHIKI:嗯,美國大概一萬五到兩萬日幣不到。

小室:這個一定很貴。
YOSHIKI:啊,不過,我不知道。我是一次買很多,這麼大的箱子大概買個三箱,所以比較便宜也說不定。

小室:這樣啊,一定吧。
YOSHIKI:還被問「您是開餐廳的嗎?」去買的時候。不是,我是自己喝的。

小室:那,大概喝了不少吧。
YOSHIKI:不不,其實平常根本沒有在喝。偶爾有什麼事情的時候才拿出來。所以,其實很少喝,不過,還是想喝點好的不是嗎?

小室:去年竟然喝了那麼多,我也沒想到。好像還不夠的樣子。
YOSHIKI:去年有喝?

小室:去年因為YOSHIKI在。
YOSHIKI:之後跑去喝了?

小室:之後,只剩下我們在那不知怎麼辦。其實啊,大家都很節省,灑的時候都只灑啤酒。
YOSHIKI:真的嗎?

小室:這樣說起來的話。
YOSHIKI:啊,是有被說什麼,「灑掉好幾瓶唐伯利儂」之類的。

小室:灑的數量,果然還是YOSHIKI最多的樣子。啊,這樣說來是誤會了的樣子,雖然工作人員好像想說什麼,不過我啊,是灑啤酒或水之類的。
YOSHIKI:被搞混了?

小室:確實是。香檳的話,也全部。YOSHIKI啊,也夠了……。啊,這一點該怎麼說呢?
YOSHIKI:因為毫無金錢概念?

小室:其實,事實上是最有概念的人啊。
YOSHIKI:在大件的事情上吧。啊,不過,其實是沒有。總之,如果是有來有往的話就好那樣的感覺。如果公平的話很好,只要不是不公平就好。

小室:也就是說不計較細節。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有一次。啊,所以說,YOSHIKI的個人資料,也不太有看到。
YOSHIKI:寫不出來說,雖然一直都有在整理。怎麼說呢,反正,就是不喜歡,即使被寫了什麼。

小室:是想要寫「曾經炸了幾棟大廈」之類的吧。
YOSHIKI:不過啊,如果是這種內容的話,就太誇張了。

小室:即使不是這麼誇張的也夠了,我不是要問這個。所以啊,在某種程度來說,我也很清楚啦。雖然這也很令人驚訝。
YOSHIKI:不過,跟小室君在一起的時候,不是什麼事都沒發生嗎?無論是哪一種。

小室:跟我一起的時候,好像是沒有的樣子。
YOSHIKI:沒有吧。

小室:大概吧。
YOSHIKI:啊,以前,在飯店裡……。

小室:好像有的樣子。灑香檳,在飯店裡。不是沒有嘛。那件事啊,這個,大概誰都不知道吧。
YOSHIKI:啊,真的?

小室:可以講嗎?
YOSHIKI:嗯。

小室:因為是過年嘛,那就代替紅包,來講這件事好了。那次,是兩個人邊喝酒,邊討論V2的事對吧?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然後,房間裡有兩公升裝的瓶子之類的東西不是嗎?
YOSHIKI:magnum。

小室:開始喝以後,YOSHIKI不是談的越來越高興嗎?然後,就把這個(香檳)拿起來灑,然後還被工作人員在房間裡追著跑。不過,飯店的走廊就這樣啪∼的全部灑了。香檳灑到壁紙上以後,就會有黃色的痕跡不是嗎?這是我聽說的,為了換壁紙,就花了六百萬左右的樣子。
YOSHIKI:我啊,不過,每年大概有一千萬,是這樣被拿走的。

小室:為了賠償?或是修理之類的?雖然說這也無所謂啦。不過,還是讓我覺得很驚訝。那個時候,有SP在場不是嗎?之前,我還在想「為什麼有SP在」,YOSHIKI這麼危險嗎。難道說,即使是飯店裡面,也會有歌迷之類出現?所以後來才知道,那些人是為了要阻止YOSHIKI才等在那裡的。我那時才知道,那些SP是為了怕有什麼萬一的時候能把YOSHIKI擋住,所以等在那裡。
YOSHIKI:這樣嗎?

小室:那時候的SP,怪怪的。YOSHIKI不是跑得很快嗎?跑起來真是快啊。很難追上的說。不過,大家都慢半拍,一直到你灑到電梯口的時候,才追著過去說「YOSHIKI,請等一下」那樣的感覺。
YOSHIKI:你記的還真清楚啊,不過。

小室:是記得啊,因為很震驚嘛。而且,其實很有趣。會發生的事就是會發生嘛。我也有快要跟人吵起來的時候說。
YOSHIKI:咦?有這樣的事?

小室:嗯。有好幾次。
YOSHIKI:啊,trf的?

小室:那也有。不過,在那之前記得還有一次的樣子。
YOSHIKI:這樣嗎?

小室:好像有發生什麼事的樣子。不過那絕對不是吵架。
YOSHIKI:我的狀況的話,不是吵架,都是被捲進去的。

小室:怎麼會這樣?
YOSHIKI:嗯,總之不是從我開始的。

小室:嗯。
YOSHIKI:因為喝酒喝的太誇張?

小室:聲音真大啊,喝酒的時候,都這樣哇∼!的一聲。
YOSHIKI:沒這種事吧。

小室:可能有吧。
YOSHIKI:真的?

小室:大家啊,可能不想聽也會聽到吧,在某種程度上。因為這件事很有趣,所以就聽說了。
YOSHIKI:怎麼,漸漸開始覺得丟臉了。

小室:最有趣的是,那個時候啊,SAM在場的時候。
YOSHIKI:KOO啊?

小室:KOO也在啊。KOO不能喝酒,卻跟大家說可以喝,結果就被救護車載走了。
YOSHIKI:之後有在電視台碰到他。問他說「結果那之後怎樣啦?」,他回答「跑去坐救護車了」,問他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,他說「被灌酒了」。

小室:那時跟他一起的人,雖然他已經被救護車載走了,還逞強說「這個人是可以喝酒的人」。不能講出他的名字就是了。一直說,「這個人,絕對可以喝酒」。
YOSHIKI:啊,真的啊?

小室:然後,KOO有一個鐘頭都待在廁所裡。
YOSHIKI:到底是去哪了呢?

小室:之後,最奇怪的是,trf的SAM也喝了,那個時候。然後SAM也被拖下水了。
YOSHIKI:啊,真的?被誰?

小室:就是那些人啊。
YOSHIKI:這麼說來,是不同人囉?不是我吧?

小室:嗯。
YOSHIKI:啊,真的。

小室:SAM不過是開口說「這酒普普啦」,就被問說「你誰啊?」他也被嚇了一大跳。那時trf是『boy meets girl』還有『Survival Dance』的時候,正在努力的時期。結果被人家這樣問說「你誰啊?」。
YOSHIKI:SAM君……。

小室:今年有的話也不錯,這種有趣的事。
YOSHIKI:不不,請還是維護一下和平吧。

小室:不過,漸漸都變的不一樣了。今天你沒喝啊。今天沒有排行程嗎?
YOSHIKI:嗯,沒有特別的行程。

小室:沒關係嗎?還是排練?
YOSHIKI:今天沒有。不過只有今天沒有而已。

小室:真的。
YOSHIKI:那就在這裡喝醉吧。

小室:嗯,是希望你喝啦,雖然喝了會變得很恐怖,我是無所謂。不過一起的話是很高興,所以想請你喝。……不過,工作人員的臉色會發青吧。所以,過年的時候,你一定要來。
YOSHIKI:是啊。

小室:照慣例也請你來囉。
YOSHIKI:謝謝謝謝。

小室:所以,現在,好像已經講不下去了?雖然是變成這種對話。
YOSHIKI:很難講吧。不過。

小室:是很難講。
YOSHIKI:一直都是你在講。

小室:雖然是這樣,還是很努力的講。可以嗎?沒關係嗎?謝謝。那麼,無論如何,想做的事就把它完成吧。
YOSHIKI:我會努力的。

小室:請加油。謝謝今天的YOSHIKI。

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