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 HISTORY第二彈!

X的出道經過(下)

               文/小林信也
               譯/任逸



  

  X在得獎之後,仍一樣地持續進行現場演出。以自己的力量在現場演唱中引起熱潮的X,可說是魅力勢如破竹,行程也漸漸排滿。八七年七月目黑LIVE STATION的ONE MEN LIVE中就動員了三百多人,打破了這間LIVE HOUSE的記錄,八月七日,大阪BarBon House有五百三十人。八月二十九日,目黑鹿鳴館的三百五十張預售票銷售一空。十一月二十三、二十四日鹿鳴館的ONE MEN LIVE兩天共有七百人參加,只要有X出場,LIVE HOUSE就滿滿都是人。無論是自製的貼紙、錄音帶等,X在以口碑吸引「人氣」的作戰上,均花費了比別團更多的金錢。接著更在大阪、目黑送出兩百份宣傳錄影帶。YOSHIKI下定決心在獨立樂界進行超水準的作戰,但是對於二十歲前半的年輕人來說,能籌措出大筆的製作經費,是全憑YOSHIKI的精神力量、執著,和全體團員的「全方位打工」。將所有的金錢和體力一點一點注入LIVE、音樂與宣傳之中,YOSHIKI和X繼續往前衝。

  和津田在青年館的咖啡座見面之前,1988年1月15日,X在石橋樂器橫濱店開幕時舉行紀念簽名會,有五百名歌迷湧入,造成差點失去控制的大騷動。雖然SONY唱片的製作人對他們的看法十分負面,但X的歌迷確實在增加中。

  關於簽約,不能再讓其沒有具體的進展了……,津田約了製作人中和他最熟稔的M去看X的現場演唱。M是少數在否定的論調中,對X感興趣的製作人。第一次看X的現場,津田不知為何覺得很想睡。狹窄的空間、近乎鞭擊的速度與大音量,說不定奇妙地形成了招來睡意的條件?津田的感覺就是如此。但看完表演後,M竟說:

  「津田,我覺得棒極了,要不要來搞搞看X呢?」

  津田嚇了一大跳,這場表演那埵n,他還不曉得呢!M在那時是別的當紅團體的製作人,是創造了許多暢銷大作的大牌製作人之一。雖然津田一向仔細聆聽前輩的發言,努力吸收他所教導的各種知識,但一時還無法明白今晚會讓前輩有如此發言的魅力在哪堙C

  過了一陣子,M、保阪和津田三人又去看了一次X的現場演唱。一開始他又一如往常地昏昏欲睡。沒什麼讓心靈震動的感覺,大概還是不行吧……

  一切突然地開始。

  吉他手HIDE手持旗子奔到臺上,在旗上點了火。主唱TOSHI高高地揮舞著火的旗子。津田的體內起了一陣戰慄,睡意一下無影無蹤了。津田探出身子來。

  「We are X!」

  搖動著著火的旗子,他們沉默,卻有著強烈的吸引力。

  「來吧,來追隨我們吧!」

  X在舞台上對聽眾的喊叫聲,津田用身體感受到了。在那一瞬間,一種無可動搖的感動控制了津田,讓他下了決心。

  他又想起身著白絲襯衫的YOSHIKI。「成為美麗的團體吧!」YOSHIKI聽了這話而動容。還有高喊著「We are X!」,有著強烈主張的那群傢伙,斷言「全世界都是X!」的團體,以津田自己的話來說,就是有著達到「全知、全能的神」的志向的藝術家。津田察覺到,同時擁有這兩種特質,恰好能創造出他理想中的那個世界!為了成為全知全能的神,X一定能接受津田投入的一切,盡其所能的吸收成長,這樣的話,就能和他們一起拚下去……。

  在台上舞動著旗子的姿態,那樣具攻擊性,那樣地有魅力。不但充滿了革命的形象,同時也是「和我們一塊走吧!」的宣言。

  表演結束向外離去時,津田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了。他特別注意M的反應。M會說什麼呢……,三個人走在夜間的小路上,直到在小酒館坐定,津田的心堣握C上八下。

  點了啤酒之後,助手保阪馬上發話:

  「您覺得怎麼樣?」

  M停了一會兒才開口:

  「不行哪。」

  僅有這樣短短的回答。一瞬間,津田差點脫力,腦中一片混亂。這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。上次看完表演,稱讚他們棒極了的M,今天看了這種強烈的表現竟說不行……,有任何令人玩味的含意嗎?津田拚命地思索,仍不得其解。

  一邊大口喝著啤酒,M又說了一句話。

  「沒辦法,怎麼搞那種東西呢?」

  之後再也沒有碰觸X的話題了。可說是分道揚鏢了。

  是我自己來做嗎……,津田有此預感。在賞識別人方面,令自己甘拜下風的前輩竟說出「要做也沒法子」的話來,對於自己有很強烈的啟發。恐怕只有自己適合做X……津田在那一夜首次意識到,今後自己應該會踏入一直期盼著的製作工作。

  幾天後,M和團員們見面,M在席上發言:

  「講這樣也許會激怒你們這些貴客,但你們實在太可怕了。」

  一時成員未反駁,但之後便生氣了。他們一致認為,乾脆把這個叫M的傢伙打倒算了。M在團員離去後,對津田說「這可好了!」,宣佈撤退。於是X的製作工作就這樣轉移到津田身上。

  剛好公司堬捰角F六人工作小組,津田也被編屬在內。只有一位是有經驗的製作人,其他均是從人事部、營業部調來的成員。這個被命名為「Staff Room 3rd」的組織,是以「創造自由思考與新工作」為依歸,奉上級指示所組成的工作小組。對新手製作人津田來說,無疑是給了他一個完全無法想像,可以自由創作的環境。在這個工作小組裡,可以將探尋新人X的可能性,當作工作之一來思考。結果,原本不是為X所設的工作小組,也捲入X的旋風中,甚至被誤會為這是為了X而設的組織。

  此時,X正準備要由YOSHIKI自組的「EXTASY RECORDS」發行首張專輯,緊鑼密鼓地進行錄音工作。

  在見面許多次之後,團員甚至會邀津田「來錄音室玩玩!」,但說不定團員仍然把津田視為M的同類。某一次晚上表演結束後,津田對成員們說:

  「你們很帥!那種英雄的姿態、帥勁可說是日本第一了,接下來就是音樂了…」

  雖然那個時候,他們被津田的讚美和熱切的語氣、表情震懾住了,一句話也沒說。可是「接下來就是音樂了」這就令人聽不下去。雖然說津田在只聽到現場演奏的巨大音量時,會這樣斷定他們的音樂尚未完成,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但對於他們這種為了音樂而拚命的人來說可一點也不好玩。

  「YOSHIKI說那個人可信,真的沒問題?」

  「那傢伙不會是瞧不起人吧!」

  「太可惡了!一定是故意這麼說的吧。」

  雖有這些私下的議論,毫不知情的津田還是去看他們錄音。團員討論的結果,是抱著姑且相信他的心態而沒有給他難堪。津田拿著幾乎已經可說是完成的試聽帶離開。這卷帶子就是躍升為自主製作盤第一名的「Vanishing Vision」。坐在地下鐵堙A津田戴上耳機,意外地給音樂吸引住了,專輯中的曲子有著戲劇性和古典的氣質,他首次找到了與X在音樂性上的接點。

  古典音樂的印象、

  戲劇性、

  這兩項也是津田喜歡的音樂特質。從「Vanishing Vision」之中,可以見到許多未完成的可能性。歌詞像演奏曲為主的樂團一樣,幾乎全是英文,所以聽不清楚歌詞,讓主唱TOSHI的存在感變得薄弱。「Sadistic Desire」有搖滾樂的特性,如果再加重此部份三成,一般人也能聽的入耳。也可以走慢歌的路線…,自己心中湧現出了各種可以一起製作在專輯中的想法,開始能夠放眼未來了。津田就這樣,心中的想法和X完全結合在一起。

  (X在現場表演時,過份的激烈、暴力,他們以這種負面的印象狂飆。這些固然可以引起一些壓抑自己的年輕人的共鳴,但這並不能帶給大多數年輕人興奮感,也不足以成為主流樂界的超級巨星。勇氣、自由、美感。如果X爆發性的精力,能投注在這些正面的形象上的話…一定很不得了。我想使X能昇華為更具自由彈性的樂團…)

  這時,音樂界均認為日本的搖滾樂、重金屬音樂的銷售量,絕不可能超過十萬張以上。

  「大家都不了解我!」

  津田越來越像X了。公司堻揶揄他「就是那個要把只是很吵的樂團捧成日本第一的激動派新手製作人!」,他喝多了便忍不住爆發出來。

  到底要如何注入X正面的力量?如果辦不到,津田自己也不能促使公司簽下正式的合約。

  有一天,津田約TOSHI去看REBECCA的演唱會。看完後兩人在TOSHI的房婼秅恁C

  「那種充滿自由氣息的感覺真好。」

  TOSHI主動開口。TOSHI已經開始注意這個了嗎…,在高興之餘,津田便把他所想的直接說出來。

  「你現場的MC(演唱會進行時說的話)只可說是很奇特,但也很無趣。妳們總有一天會參加大型表演,我認為,屆時你一定可以說些什麼。……,站在舞臺上,你感覺如何?」

  「可能是因為以前想當老師吧,從台上往下看,歌迷都像可愛的孩子,有時會好想擁抱他們。」
  「真的!?這樣的話,何不告訴他們呢?」

  TOSHI一直在思考津田的話。

  隔天有X的現場演唱,津田手持V8等著表演開始。才剛開始,他馬上就感到胸口發燙。

  (他已經明瞭我的意思了!)

  TOSHI講的話很明顯地改變了,有種能包住整間LIVE HOUSE的實感。他想為X注入正面的想法已經成功了。以誰都沒有察覺的方式。津田已經看見了無限的未來。不知不覺他已淚流滿面。

  (這麼快就明白的聰明傢伙…,太令人感動了。)

  一邊看著V8,津田又毫無道理地落下淚來。

  獲得信心的津田,立刻召集了「Staff Room 3rd」工作小組的全體成員,雖然他根本就不是部門負責人,卻獨斷地發表了散發資料的方針。

  「X一定會成為非常頂尖的樂團。我們要快點運作簽約事宜。」

  這時是1988年6月。那天津田發下的手寫文案「製作計劃」是這麼寫的:

  『以往的日本不可能出現的團體。』

  「他們的舞台上,沒有披頭四、滾石合唱團、也深紫色合唱團,但沒辦法,他們就是讚到不行,在日本非常少見。

  他們就像石蕊試紙一樣。可以將看見他們的人,清楚地分成用頭腦思考的類型,和憑直覺感受的類型。

  用腦思考的人只會丟下一句「看不懂」或是「還不成熟」就走。但,我個人無法將眼光從舞台上移開,而且身體一切會自然反應,這些都盤據在我腦奡坐坐ㄔh。而且我也會向朋友提到「總之真是充滿了驚人的能量」。

  仔細想想,ROCK不就是這麼回事,新事物總是從誤解開始的,新事物是可以讓人得到「自由」的。

  他們是非常自然地在做音樂。因為喜歡玩樂團時的熱力而玩樂團。就只是這樣。所以,引起別人的議論並不是他們的本意,而是為了要擴大規模而進行的工作,這點需要大家的理解。要是他們能以現在的步調繼續成長,將改變日本音樂的現貌。這是指日可待的。

  (目標)……以國、高中生為中心。沒有針對其他目標的必要,只要徹底針對年齡就好。X,是大人不能了解的-』

  這時,津田二十六歲,他在大阪御堂會館的表演中,親身體會到X又有飛躍的進步,就直接向團員下了斷語。

  「X…,出片、銷售量達一百萬張,東京巨蛋公演、電影配樂!你們一定沒問題,一定可以實現這些的。」

  團員們不由得以銳利的目光點頭聽他說話。「一百萬張、東京巨蛋」這是YOSHIKI曾一提再提的目標,但他們卻未曾告訴過津田。X在獨立樂界中就已經以建立起超越常識的規模為目標。現在津田竟然認真地談到了這樣的理想。朝著說不出話來的團員們,津田又不經意的說下去:

  「這不是預言。X如能作到這一點,一定可以改變日本的音樂,那真是太棒了!」

  一個月後,X和SONY正式簽約,九月起他們就住到山中湖(譯註:日本渡假聖地),為製作首張專輯作集訓。

  隔年,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,X和津田合作的首張初試啼聲的商業發行專輯「BLUE BLOOD」發表了。它的銷售量超過一百萬張,在搖滾樂中成為打破了極限的大賣之作。X、YOSHIKI、和津田的那些未受重視的夢想已經實現了。

(全文完)

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