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 HISTORY第二彈!

X的出道經過(中)

   文/小林信也
   譯/任逸 ,潤稿/YXL(2008.5.23修訂)



 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,X參加了SONY唱片公司的新人選拔大會,參加的團體無不動員了友人和歌迷前來聲援,讓自己演出時能夠儘量熱鬧一點。但X的歌迷一個也沒有來,因為這項消息對外完全保密。在LIVE HOUSE屢屢創下動員人數紀錄的X,只要登高一呼,至少可以集合約五百名的歌迷。但他們卻刻意選擇了不靠聲援的方式登台。

  水準極高的選拔會順利地開始了,按照順序,X是最候一個出場的。海膽頭,駭人的化菕A一身黑服的X站上舞台,在『DEAR LOSER』之後,演唱英語版的『紅(KURENAI)』。觀眾席幾乎沒什麼反應,很明顯地是被X帶來的恐怖氣氛所吞噬,而感到動彈不得。TOSHI唱完後銳利地掃視全場。

  「喂喂,我們知道,你們要說我們來錯地方了對吧,不過我們今天可是照我們的方式來了,你們也別猶豫了,好歹也吼吼吧!來吧!」

  TOSHI以吼叫來炒熱氣氛,但觀眾席一片死寂,誰也不出聲。TOSHI用不滿的表情繼續說。

  「喂喂,好歹試試看嘛!雖然現在是選拔會,和我們可沒關係。我們可盡力了,你們聽著,基本就是從腹部發聲……,真沒辦法。」

  因為觀眾完全沒有反應,而在滿腔怒火之下開始第二首曲子「レюヮЗу」了。雖然在LIVE HOUSE,只要TOSHI一煽動,全場就會陷入半失神的激動狀態。但那一天TOSHI越是煽動,在觀眾的眼中越像是無血無淚、十惡不赦的大壞蛋,在恐怖中讓整個會場充滿了恐慌的氣氛。

  「好歹試試看嘛!不要對重金屬有太過先入為主的觀念,一樣都是音樂,你們何不樂在其中呢?……不管這個選拔會是怎樣,我們只要作音樂作得爽就好了,你們也一起來同樂吧!喂,不要用白眼看人,我們可是會發火的,試試看吧!用力從腹部發聲吧!我們說過,我們可是會生氣的!」

  幾個年輕的女孩子站起來開始跳了,但是在整個會場沸騰之前,演奏就結束了。

  在另一間房中開始審查。

  X嘛……,只要有任何一個製作人舉手,說:「我想做做看」就合格了。但對於X,沒有任何人舉手。

  「那麼,給他們『值得栽培獎』吧!」公司的主管下了決定。

  「給予一個製作人不支持的團這個獎不是很沒意義嗎?」有一位大牌製作人出聲反對。

  此時出現了許多針對X的否定論調。製作人誰也不強力推薦X。最後,

  「別的公司也在注意。」

  主管硬是決定頒給X『值得栽培獎』。

  台上陸續發表了審查結果。在發表了兩個合格團體之後,主席宣佈了:

  「各位,今天我們也選出了『值得栽培獎』的得獎團體。『值得栽培獎』的得主是…八號的X!」

  在那一瞬間,觀眾席歡聲雷動。對合格者的發表毫無反應的觀眾席,竟因X的得獎而沸騰,津田真的吃了一驚。沒有任何歌迷隨行、而且演奏時也不覺得有吸引那麼多人的X,卻出現了因為他們得獎而高興的觀眾,證明他們在這個舞台上確實抓住了新歌迷的心。

  團員被催著上臺,表揚過後,主持人戰戰兢兢的把麥克風伸過來,問他們有何感想。

  YOSHIKI既高興又羞怯。哇∼會場整個沸騰。津田也興緻高漲。麥克風依序伸至各人面前。

  「我們會打起精神努力加油」(TOSHI)

  「想去喝個痛快」(HIDE)

  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他們的喜悅。從剛剛起,嚷著「選拔會和我們無關」、在舞臺上嚇死人的他們…,看見了這般天真的快樂面孔,「這些傢伙其實還蠻可愛的!」津田有些心動。

  雖然是人氣驟增的獨立樂團,本來宣稱「還不打算和商業唱片公司簽約」的YOSHIKI,會願意參加選拔會,乃是因「想學習」。

  要創造好的音樂,就要多學一點…,如此一來,金錢、環境都是不可或缺的。像現在這樣,不論是現場演唱,自主製作錄音帶、錄影帶等…這些努力推銷自己的方式已經到達了一個極限。音樂以外的勞動工作損耗他們的時間和精神,能夠創造好音樂的環境漸漸被破壞。

  「和商業唱片公司簽約的話,就可以一邊從事音樂活動一邊學習。這樣還是比較好。」

  煩惱了將近一年,最後終於決定向商業市場進攻。

  來到東京的YOSHIKI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出道,於是便從小型的LIVE HOUSE開始。最初吃了閉門羹,才學會帶著自己的試聽帶去拜訪。逐漸能與其他樂團一起開演唱會,YOSHIKI深知有更多的聽眾,是獲得下一次表演機會的關鍵。於是他們拉來了高中時代的朋友,使得現場出現了比別團更多的支持者。包括不良少年的朋友在內,來了許多支援他們的友人,大家心中都十分感謝。YOSHIKI的活動在這樣的狀態中如火如荼的展開了。

  日本稱霸、進軍海外,這是最初創團的目標。雖然看不見未來的路,他們還是先由LIVE HOUSE踏出了第一步。

  要讓世界上更多的人聽我們的音樂。

  YOSHIKI開始尋求更進一步的時間和方法。但要朝哪個方向前進呢?實在不曉得。雖然在獨立樂界中搏得了前所未有的人氣,也得到了主流派公司的注目。但他們還是很抗拒在獨立樂界出名後和主流簽約,這種很理所當然的模式。循此種途徑成名的團體有好幾個,但沒有一個團達到YOSHIKI想要的那種成功。與商業唱片公司簽約,這不過是一個太簡單的選項,他腦海中感到十分掙扎。

  雖然得到了SONY的「值得栽培獎」,但我們真的適合SONY嗎?實在沒把握。YOSHIKI感到迷惑。

  既然得了值得栽培獎,不再找機會和團長YOSHIKI談談,心媮`是不安…津田想到此立刻撥了號碼。這時是一九八八年二月,已經是新的一年了。

  「想和你兩個人單獨談談。」

  由這一天開始,X和津田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SD的工作,就是培育新人到正式出道為止。必要時會從職業的角度給予適當的建議。如果製作人沒說「好!我來製作」,還沒正式簽約,津田的工作就不算結束。如今誰都不認可X,「完全不具備能讓人花錢的要素」「不知道有哪埵n」等等各種完全的否定論充斥於製作人口中。如果製作人悲觀的原因綜合起來,大概就是:

  「在非主流派已經很紅了,可以說是已經達到一定程度的團體……這種團體作出的音樂會有點辛苦,沒有能在商業發行大賣的路線。」

  津田並不覺得X是已經完全成長的樂團。但這些話是由捧紅不少新人的製作前輩們口中說出,也多少會覺得也許就是這樣吧。

  陰冷的冬日。

  兩人約在日本青年館的咖啡座。津田先到,等YOSHIKI進來。

  該說些什麼…。想言簡意賅地給X一些關鍵的建議。SD的前輩曾教導自己,SD最重要的工作,就是給予建議、建議、建議!但總覺得話說多了反而不適合。到底要精簡地說些什麼才好?讓這些想法在腦海堨朝遄A倒不失為打發等人時間的好方法。

  這時YOSHIKI出現了。和經紀人一起來的。

  雖然想兩個人單獨談談…一下子精神不集中,不過這種想法被坐在面前的YOSHIKI的殺氣所壓制,很快就被拋到九霄雲外。

  素雅的白襯衫、
  墨鏡、
  金色長髮,

  說話口吻非常客氣,用詞也十分有禮,絕對沒有向自己挑釁、咆哮的意思。但津田總感到從YOSHIKI身上感到十分尖銳的氣氛。啊,在會議室見面時,感覺到的那股殺氣,原來並不是五個人都有,而是實際上只有YOSHIKI一人令人望而生畏…,為什麼會感到這麼強烈的殺氣?

  YOSHIKI在津田面前滔滔不絕。

  YOSHIKI藉著怒意,表現出他那非比尋常的、向前的衝勁。經常意識到敵人的存在,對敵人的攻擊心也毫不隱藏。嗯、我明白我明白,這和我一模一樣。津田體會到YOSHIKI令人望而生畏的理由,

  但是,還是有什麼奇怪之處。

  YOSHIKI仍然戴著墨鏡滔滔不絕地說話。

  津田重新打量YOSHIKI。

  他忽然明白了。

  並不是因為他講話的內容的緣故。

  YOSHIKI拿起小刀往穿著白色襯衫的左胸刺去,雖然襯衫染上血跡,還泰然自若地繼續說話。

  在純白的畫面上,緩緩地染上鮮紅的血色。

  這傢伙,把刀插在胸口嗎……

  津田當場有種想昏倒的感覺。

  這樣的衝擊讓他渾身發涼。

  YOSHIKI飄散出的殺氣,津田藉此得到了完整的體認。

  津田回過神來,向YOSHIKI說:

  「我覺得你們很美。」

  此時,YOSHIKI的臉浮現出喜悅的表情。津田繼續說下去,

  「要是你們能成為日本最美的團體,那一定非常棒。」

  看見YOSHIKI的表情,津田的精神來了。一直想令人畏懼、令人感到殺氣的YOSHIKI,如果被人以「美」形容之時,也會覺得喜悅的話……

  說不定「做」的起來。

  津田第一次發現了兩邊的交集。

  也許是對YOSHIKI的好感吧!津田感到一直站在公司這邊看待X的自己,已經開始往X的團員傾斜,如果靠著自己的力量,他們也許會成長茁壯……

  對YOSHIKI來說也是一樣的,除了SONY,還有不少公司要求和他們簽約。何況別的公司對X都有很高的評價,也開出不少好的條件。但,會想答應對自己評價不高的SONY,是因為YOSHIKI相信津田的緣故。這完全是從那一天的對話開始的。

  津田和他約好,去看下一次的現場演唱,便道別離去。

→NEXT

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