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SHIKI SELECTION

第四回

原載於NUDE YOSHIKI+羽積秀明對談 

譯/任逸,YXL(2008.5.28修訂)


「莫爾道河」

貝德利希.史麥唐納

Y 這首曲子也很不錯。史麥唐納的曲子我並不是很熟,只對這首特別有印象。事實上,在學生時代,我曾經在合唱比賽中,擔任這首曲子的鋼琴伴奏,所以才知道這首曲子。

- 啊,真的嗎?

Y 但這件事其實我早就忘了,雖然覺得『這首曲子真好!』,但也沒有特別喜歡,只是很單純地因為當時伴奏過這首曲子,然後就封存在記憶之中了。之後,津田先生曾對我說:「有一首想讓YOSHIKI聽的曲子,這是一首很“YOSHIKI”的曲子。」我想知道他在說什麼,所以借來了這片CD。『啊,這一首。我知道我知道,我伴奏時曾彈奏過。』我又想起這首遺忘已久的曲子,再度仔細聽過之後,發現這是一首很了不起的曲子,不過想想,這首曲子其實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我的基幹,而自然地影響了我。

- 這麼說來,津田先生會覺得這首曲子很“YOSHIKI”,也不是沒有道理的,因為這首曲子根本就是你的基幹。說到史麥唐納,他是捷克的作曲家,這首「莫爾道河」是收錄在耗時六年的鉅作「我的祖國」組曲之中。當時這個小國受到侵略且被合併,無法維持自己的獨立,這首曲子是以非常了不起的表現方式,描寫了思念祖國的心情。

Y 啊,聽這首曲子,可以在旋律中感覺那種力量,產生一種共鳴。

- 「莫爾道」是流過捷克的一條河名,莫爾道河的水源有溫水和冷水,匯集之後成為莫爾道河。史麥唐納遙想著故鄉的河川,將其心中的印象轉換成音樂而寫成此曲,這要邊聽音樂來比較更容易理解,「以長笛描繪溫水,黑管描繪冷水。這兩股水流不久合成一條小河,這條小河流過森林,流過舉行祭典的草原,傳說中創造河川的尼古斯翩翩起舞之際,它流過月光底下,流過廢墟,流過宏偉的殿堂,最後成為大河……」

Y 真奇妙,真的就是這樣。失去國家的人對故國的懷念,以及他的整個人生,都可以在其中感覺得出來。因為自己實際上彈過,更覺得它是一首了不起的曲子。

- 不過史麥唐納五十歲以後也逐漸喪失聽力……

Y 真的嗎?(笑)一路聽下來,提到的怎麼都是這種人(笑),為什麼藝術家都會遭遇這種事呢?為什麼他們在精神上或身體上都會出問題呢?

- 也許就像你之前所說的,有一種破壞性的程序存在,而藝術家說不定會特別努力去觸動這樣的東西。使自己更加絕望,再超越這樣的絕望,讓自己能寫出更棒的曲子……這種運作狀態也許連自己都意識不到……。

Y 我也是這麼覺得,在這個世界上會發生這麼多事情,特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其實多少都和自己的意願有關吧?

- 啊,我想以你的情況來說,特別會讓人這麼覺得?(笑)

Y 說起自己的意願和實際發生的事情之間的關聯嘛,感覺上,這必定不是偶然的。會有顯然是自己所引起的狀況,以及與其他的什麼有關的狀況。如果全部都是偶然,這機率就很奇怪了。與自己相關的所有人的行動、例如說相遇之類的事情全部都是一樣,並不是單純的偶發事件,我有這樣的感覺。

- 你的意思是說,意志力可以以某種形式起作用嗎?

Y 比如說,如果想要什麼事情發生,這事就會發生。真的到這種程度的話那就很神秘了,也許還是不太一樣的東西也說不定,但是實在是發生太多『在偶然中解決的事情』。我覺得,這跟自己常說的『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。』也有共通點存在……。

- 不過,像是藝術家這類著重於表現上的人,因為感受力比一般人強很多,即使是小小的一件事,大概會感受到比一般人多十倍、百倍的衝擊吧!

Y 所以,就會在身體上和精神上出現問題了?(笑)

- 嗯……不過所謂的藝術家,大概是被上天選出來的人吧!

Y 這樣子嗎……

- 所以,一點都不普通啊!(笑)

Y 不普通是嗎……我覺得並不是被選出來的,而是自己選擇(成為藝術家)的,不是嗎?

- 喔。

Y 我不喜歡被選出來的感覺,所以我會這樣想。(笑)

- 但是,比起一般人毫無起伏,平凡的人生來說,這種人生不是有趣得多嗎?

Y 我很想去等我可以說『有趣』的那一天(苦笑)。這麼說的話人生是很有趣,但不是單純的「哈哈,真有趣」笑一笑就過去了,因為一直以來都是被逼到某種程度,所以是覺得很辛苦的。所以,到底什麼是幸福呢?有時我真的不曉得……。所謂的幸福,應該是當那個人覺得幸福的時候,在任何狀態都覺得幸福吧……而且,就算別人看起來很幸福,如果他本身不這麼想,也不算幸福。因為別人的想法,應該都是不同的吧……。……但我本身往往覺得很混亂……。

「G弦之歌」

約翰.瑟巴斯倩.巴哈

- 這張專輯收錄的最後一首是「G弦之歌」。

Y 到了結尾了。其實我並不想把它放在最後一首,本來想放一首更「噹噹∼」的效果的曲子做結尾曲。但因為這張選輯是嘗試,畢竟不是我自己的作品,所以經過種種考量之後,這次就選用這首做終結,也是順著『JEALOUSY』的感覺。所以,在進行這張選輯的選曲時,腦海中也出現了『VANISHING VISION』、『BLUE BLOOD』、『JEALOUSY』這些專輯,所以這次的選輯,以X的專輯而言,是一種「JEALOUSY」式的排列順序,特別是結尾包含著餘韻的感覺。

- 所以你覺得以「JEALOUSY」來說,它的地位相當於「SAY ANYTHING」嗎?

Y 嗯,是變成這樣子沒錯。但它也真的是一首很棒的曲子!

- 這首曲子在演唱會上,經常是在DRUM SOLO之後,到你把鈸摔到地上時播放,為什麼選擇在那種情況之下使用呢?

Y 起初是為了把DRUM SOLO的感動傳達給觀眾,但自己也陷入那感動之中。在DRUM SOLO之後,無論精神上或身體上都疲倦不已,這種時候,時美麗的旋律並不是包住我,而是突然地刺穿了我。所以,在那種狀態下聽這首曲子,眼淚就會掉下來,不過,其實在那一瞬間,我並不是覺得自己是在「聽」。雖然不是恍惚狀態,而是在這首曲子之中,我在舞台上徬徨著。真的是這樣的感覺,我覺得自己被帶到別的世界去了。

- 和在普通狀態之下聽到的時候,產生了完全不同的情感?

Y 完全不同。無論再好聽的曲子,要是聽的時候精神狀態不同,感覺就會有所不同。所以平常時候聽,只是會覺得『這旋律真美』,實際上是很喜歡沒錯,但眼淚不會嘩啦嘩啦的流下來。(笑)

- 當DRUM SOLO的時候,我從觀眾席看也覺得,你好像進入一種感情無防備的狀態了。

Y 啊,的確是完全無防備的狀態,像是全身脫光了一樣。此時美麗的旋律直接穿入我的心中……有被貫通的感覺。相反地,如果是拙劣的不諧和音,就無法停留在身體之中,只會穿過去而已。所以在DRUM SOLO的後半背景音效中的叫聲,已經完全不干我的事了。演奏到後半段,咚咚咚地踩大鼓的時候,「哇──」「啊──」的這些聲音,會往完全不同的方向而去。

- 連「聽見」的意識都沒有嗎?

Y 聽的見,但只是覺得『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有聲響』,和我的身體沒有接點。我完全成為另一個人。演奏結束時,「G弦之歌」美麗的旋律卻會刺穿我的身體。這難道是我的身體想要的嗎?旋律不只是接觸我的皮膚,真的可以感覺到它穿透了我的身體。這不能只說它的旋律美麗,而是因為其中也隱藏了殺氣。所以……也許它只是披了一件旋律簡單易懂的外皮吧!

- 如果把怪物的外皮剝去,也許會從其下出現無法想像的東西吧!

Y 不錯,的確是這樣。而且,這是一首兩百年前寫成的作品。但它卻超越了兩百年的時光,直接刺入了人心。

(全文完)


BACK